新聞中心

news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能源革命迫在眉睫 中國未來的機遇和挑戰

發布時間:2017-11-04 閱讀次數:

     2015年6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專門研究能源安全戰略問題,就推動能源生產革命、消費革命、技術革命、體制革命和加強國際合作作出了總體部署。前不久,國務院發布了《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提出了能源革命路線圖的量化目標和實施方略。

11月29日,北京再陷“霾伏”,PM2.5爆表,空氣重度污染;同一天,在“2014年搜狐財經變革力峰會”上,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直指經濟超高速增長帶來的弊病:資源過度消耗、生態破壞、產能過剩、低效率。

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迫在眉睫。未來6年,能源革命之路怎么走?

1.總量怎么控?

目標——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48億噸標準煤左右,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42億噸左右。到2020年,京津冀魯四省市煤炭消費比2012年凈削減1億噸,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煤炭消費總量實現負增長。

“要以較少的能源消費支撐經濟社會發展。”不久前發布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確定了未來6年我國能源革命的具體路徑和目標。按照行動計劃,我國將實施節約優先、立足國內、綠色低碳、創新驅動四大戰略。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所長韓文科強調,我國歷次經濟發展都伴隨能源高速增長,現在要用能源的中低速增長來支持經濟轉型,不管是哪條路徑,都注定是一次“痛苦的轉型”。

 “從能源發展的外部條件來看,資源環境的約束更為緊迫。”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指出,自2013年四季度開始,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2013年對外依存度為58%。如不加控制,2030年石油進口依存度將超過70%,如此高的依存度在大國中是少有的,美國的石油對外依存度最高為66%,目前已下降到50%以下。另外,大氣污染的公眾承受能力已經到了臨界點。

中國石油大學中國石油產業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毅軍認為,打造中國能源升級版,首先要實施能源總量控制,推動能源消費革命。改變以往敞開口子供應能源的思路,通過能源總量的約束,形成節約型的生產方式和可持續的消費模式。

“11月29日起,國家提高了汽油和柴油的消費稅,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意味著我國將逐步形成以環境稅、消費稅等為主體的綠色稅收體系,建立價格等市場調節手段為主的節能減排長效機制。”劉毅軍告訴記者。

2.結構怎么調?

目標——到2020年,煤炭消費比重控制在62%以內。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15%,常規水電裝機達3.5億千瓦左右,風電裝機達2億千瓦,光伏裝機達1億千瓦左右。

“中國頻繁出現的霧霾給大家帶來很大的憂慮,霧霾是怎么產生的?很大程度上是煤炭的燃燒產生的。我們采取了很多措施去控制煤炭,去集中使用。但是最根本的辦法就是減少煤炭的使用。”國務院研究室綜合研究司副司長范必指出。

《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關于優化能源結構的第一條就是降低煤炭消費比重。行動計劃削減京津冀魯、長三角和珠三角等區域的煤炭消費總量。同時,控制重點用煤領域的煤炭消費,到2017年基本完成重點地區燃煤鍋爐、工業窯爐等天然氣替代改造任務。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42億噸左右。

發展清潔低碳能源是調整能源結構的主攻方向。優化能源結構的路徑是:降低煤炭消費比重,提高天然氣消費比重,大力發展風電、太陽能、地熱能等可再生能源,安全發展核電。行動計劃提出,按照輸出與就地消納利用并重、集中式與分布式發展并舉的原則,加快發展可再生能源,切實解決棄風、棄水、棄光問題。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

“我們的決心是很大的,但目前中國工業化還沒有完成,產業結構還在進行艱難的調整,城鎮化剛剛要大規模地起步。傳統能源的比重降低,對于經濟發展、就業以及地方政府都會帶來很多挑戰。”科技部新能源國際合作辦公室副主任趙剛指出。

可再生能源技術的發展,需要政策的支持。目前,國家能源局已經發文支持分布式能源,建設示范工程,給予稅收、政策的支持,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有明確的新能源補貼。

3.改革怎么辦?

目標——中國將深化能源體制改革,到2020年基本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能源市場體系。納入改革范疇的重點工作是:能源價格改革、電網和油氣管網體制改革、能源投資準入改革、電力市場化改革、國有能源企業改革。

劉毅軍認為,體制革命是能源生產革命、消費革命、技術革命推進和實現的根本保障。“改革成功的標志是,能源體制能夠發生重大轉變,市場能夠發揮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通過體制革命調動方方面面的積極性,推動能源革命的實現。”劉毅軍指出。

深化能源體制改革的目標是推進政企分開,分離自然壟斷業務和競爭性業務,放開競爭性領域和環節。實行統一的市場準入制度,在制定負面清單基礎上,鼓勵和引導各類市場主體依法平等進入負面清單以外的領域,推動能源投資主體多元化。

能源價格,是市場化面臨的最迫切考驗。

在能源價格改革上,將重點推進石油、天然氣、電力等領域價格改革,有序放開競爭性環節價格,天然氣井口價格及銷售價格、上網電價和銷售電價由市場形成,輸配電價和油氣管輸價格由政府定價。

范必認為,能源價格是所有的價格里受到政府管制最嚴格的一部分,包括氣價、電價、熱價,“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要調整政府的管制,允許市場里有更多的、相對獨立的市場主體”。

内蒙古快三开奖号